DemoKen

蜜儿。

渣像素,但是色彩很接近秒五宇宙人篇的主题。
幸运:)

日月潭。

我眼中的九份和九份眼中的我。

我常用的iPhone摄影应用

Cocu Liu:

手机摄影App更新(2015):
SKRWT - 镜头畸变矫正,建筑控结构控必备。
Cortex Cam - 手机拍夜景必备,提升弱光情况下的画质。
Slowshutter Cam - 手机上的慢门,最近Time Travel Chicago系列就是用这个app拍的。
Snapseed - 最新的版本很好用,手机上的photoshop。


摄影研究所:



Cocu - chihato:







| 写在前面




我目前被问过最多的问题是:你用什么应用做手机摄影后期?关于这个问题,我一直都没给出统一的答案,以前的回答都有些草率,望各位见谅。




我写篇博客目的就是回答这个问题,和大家分享我的手机后期的经验。我这里写的几个手机后期软件都是我自己最常用的和最了解的,肯定不全面,现如今市面上的手机上摄影后期应用至少有几千种,我没精力也没时间去试每一种。而这里提到的几个摄影应用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都是我用起来顺手的。另外,我相信每个人的照片后期方法都不一样,条条大路通罗马,不用我提到的这些应用肯定能修出各种好照片。还有,我在这里仅聊到照片后期,而这只是摄影的一部分。我个人非常重视图片编辑,认为这是摄影师表达自己意图的一个重要途径。当然,摄影的前期还是极重要的,取景、构图、视角、用光等处理不好的照片是很难用后期救回来的。




P.S. 我目前使用的手机型号是iPhone 5,这里提到的应用在App Store都能购买下载到,但不保证安卓或其他系统上能找到。如果你不用iPhone,这些应用在iPad上应该都能购买下载到。










| VSCO Cam




关键词: 模拟胶片/调色/滤镜





VSCO Cam是我最常使用的图片编辑应用,主要是用它的滤镜(Presets)给照片调色。这个app大概有10多种风格不同的模拟胶片滤镜系列,比如高饱和度胶片C系、低饱和度情绪色彩的M系和F系、经典黑白B系以及褪色黑白X系等。VSCO Cam用起来很简单,没有复杂的界面和功能,拍好照片加个滤镜就能直接分享或输出。另外它还有一些小功能,如剪裁,锐化,对比度和曝光度调整等。






VSCO公司做的模仿胶片滤镜是手机摄影领域比较专业的,调出的片子效果自然,当然它的胶片效果的滤镜毕竟只是模仿,和实际胶片还是有不少差距的。VSCO Cam的应用是免费下载的,它还会送你几个高质量免费的滤镜,如果你想要更多,就得去VSCO store购买了。我个人推荐彩色的M、F、G和HB系,黑白的B和X系。









| Filterstorm




关键词: 手机暗房/选区编辑/多图层编辑





Filterstorm好像并不太为人熟知,我基本上拿这个应用当成iPhone简易版的Photoshop。这个app除了有剪裁,对比度,饱和度,曝光调整,锐化等常见工具之外,它还有手机后期应用不太常见的多图层编辑和简易蒙版。我喜欢这两个功能配合用,它能调整照片局部的明度、饱和度、曲线对比度等,尤其做黑白照片的编辑非常实用。其实传统暗房做的也都是类似的事情,只不过挪到了手机上而已。




Filterstorm不是免费的,我记得花了3.99美元(约人民币25元)在App store里买的,价格在手机应用中并不算便宜。我只是图它的多图层编辑和蒙版功能,使用比较频繁,因此还算值。










| Mextures




关键词: 肌理效果/漏光/渐变




Mextures是我最近一阵才开始玩的一个摄影后期软件,它最大的特点是能给照片增加肌理效果,不同色调的漏光和渐变效果。比如你可以把照片做旧加点灰尘,让照片看上去像是旧胶片扫描的。Mextures里所有效果都可以叠加使用,DIY程度相当高,这点和VSCO Cam还是有不少差别的,自己调好的多层叠加的效果都可以保存为配方(Formulas),以后便以后重复使用。Mextures也提供了一些现成的配方,想图省事可以直接拿来用。






我用Mextures不是特别多,只是偶尔加点机理效果,整体感觉单用它后期的照片效果多少有些夸张。当然,也可以考虑Mextures和其他后期软件配合使用。Mextures不是免费的,在App store里卖1.99美元(约合人民币12.5元)。










| Union




关键词: 双重曝光








Union是个专门做双重曝光的小工具,我最近发的重曝作品就是主要用这个应用做的。除了能叠加曝光两张照片,它还有个简单的蒙板工具,可以把图层里不需要的部分擦掉。我还常拿它和Mextures和VSCO Cam配合使用,效果都还不错。Union在App Store里卖1.99美元(约合人民币12.5元)。






今天先写这几个,以后用到新的应用再介绍给大家。谢谢阅读。




-




Instagram: cocu_liu 




微博: @Cocu_刘辰 




LOFTER ART: 《Less Is More》明信片/框画





手機攝影分享

Ms.Pow:

常被問到如何製作mix圖的,其實製作並不難,而是你想製作什麼。今天就跟大家分享我用的一個非常簡單的APP製作的圖吧。

這個APP叫「圖片合成器」,裡面其實已經有非常多素材,可以馬上拼圖過程不用到5分鐘。

像是這第一張是我自己拍的圖(通常用VSCO處理,可以選擇合併後再調整色調)第二張則是它原本就有的素材。

合併後自行調整色調明暗度,但這APP不像Fused能更改更多合併樣式,他的好處在於比較多方便的素材。


文字素材也是很時尚,但不一定要用它的,可以自行上載。



如果不要太複雜其實合併後調整色調就可以了。


就這樣非常簡單的完成了一圖,其實個人的想法比較重要,可以多嘗試不同的畫面,創意有時候就是由最簡單的點線面構成的。

孤独谈

孤独可谓老生常谈。所以我也不敢往大了谈。

 

孤独本是一种文人贵族化的东西,读过他们的文字,你不得不承认,孤独在文人的掌上,俨然一团黑白灰三色流转的气雾,远比吾辈偶尔发作呕出的一块干瘪破布要灵动和滋润得多。

观者正造着悲哀的思绪,就被抽入了气雾中,你知道你的悲哀融进去了,只是怎么看都找不回属于自己的那一块。那是多庞大的一团星云尘埃啊。

 

不过后来,文人似乎不那么纯正了,文人中有人乐于贩售孤独了。于是原本界限分明的文人孤独和俗人孤独之间生出一条过渡的路径。平庸的孤独可见于凡俗的日常中,人们从缺乏陪伴中得出最直接的孤独感,并且逃避它。平庸的孤独,灰度取决于即时的事件,从心灵的浅穴中就能捞起很多很多。其上即为内化的孤独,所谓内化,一则是孤独者明明是不孤独的外在,却有着孤独的内里,这是平庸孤独的进阶,也是现今正贩售得火热的孤独;二则是旁观者对他人产生了孤独的共情,旁人眼中,孤独者一挥袖,一颔首都能拉出一片灰色的雾气,这是我们揣测世外人的方式,尽管是种虚伪的共情,但毕竟已经在努力消化孤独的涵蕴。内化的孤独,是以黑白为两极的渐变色,随感受者位置的不同而落于不同的灰度点上。再上一层恐怕就触顶了,顶端的孤独,相信是宏阔得无法言说的氛围,抽象,像大爆炸后的宇宙,在时间所能及的区间里无止境地膨胀,给人以没有实感的压迫,足以代表一类纯粹的美感,足以成为信仰。

 

孤独与不理解共生,至少顶端以下的孤独是的。不理解强大,或不理解弱小,或是情感的单向导出后碰壁。此三者,因强大而不被理解对世人大概有着最正面的意义,强大者能意识到自身已经发不出原来的频率,寻找共鸣者变得困难,因而常与孤独同在,被贩售的孤独中尤其以这种为抢手,然而世人争相仰慕并追逐的,本质上仍是强大而不是孤独。弱者拥有另一份孤独,多数人并不欣赏这份孤独,弱者若是绝望,也将以浊化孤独为代价群而聚之,可以说,孤独一旦浊化,弱者亦失去了仅有的珍宝。人人都持有孤独,人人都需要纯粹的孤独。我的孤独最初便是起源于弱小,肉体与心理的弱小都令人恐惧,所以自设壁垒,将孤独始终圈入视野所及,我需要孤独包围来抗拒弱小与弱小之间的引力。情感无法传达导致的孤独,无一不为平庸的一类,然其有时也能递生出内化孤独,爆发出巨大的悲剧美感。数年后第二次看《秒速五厘米》,宇宙人篇末尾,澄田尾随贵树,远远望见他坐在山丘顶,面庞被手机屏幕映上一片蓝光,编辑着不会发出的简讯,澄田与贵树一瞬间承受着平庸孤独和内化孤独的叠加,我猛然间感知到三重的内化孤独,于是止不住地悲恸。

 

刚才谈到我的孤独。我对孤独有着强烈的依赖,无法对谁说出半数以上的话,人际事务中凡提不起兴趣的也总按孤僻的脾性去处理。我没有天才症候群,却乐意长时间地沉浸于孤独。但百分百的孤独是不愿面对的,我曾有较严重的人群恐惧,成年以前极其害怕一个人到食堂吃饭。有些人说得对,成长的其中一部分即是对孤独逐渐通透的理解。只是只要情感需求还在,人类恐怕是无法根除对孤独的排斥,热烈如拥抱亲吻,如果之后的相顾无言并不是因为达成默契,那终究是难以说服自己独自固守孤独。

 

马尔克斯曾坦言“孤独是我永恒的主题”,嚼之有种从地底油然生出的深远况味。马孔多飓风中生灭百年,至少已经超出内化孤独的范畴。现实生活中,能体验到第三种孤独的机会太稀罕。吾辈庸人,或许只有靠酒精或减少睡眠带来的精神恍惚来接近它。我记录过一幅场景:

 

“彼时没有什么念头和事物能调动我的表情和思维,我一个人坐在地铁一侧的座位上,双肘撑着大腿,俯下上身低头发怔。到站便按练习了数次的程序在地层里从下往上 攀爬,刷武汉通,过检票口,找到对的出站口。没见过是无法想象工作日的早晨在地铁里人流是有多充实的,我几乎是逆着人群大流地往出站口走,也不知道有没有 任何一人注意到我这张脸。转弯便是出站口往地面的楼梯,我踏了前几阶阶梯,眉头方向照来的光线令我意识到外面似乎日光和煦,于是一面走一面仰头。

斜上方一个逆光的身影移动出了我的视野。

有光。大批作相对位移的黯淡身影集中在我左侧鱼贯而下,眼角余光捕捉到流动的姿态,像略大的雨,快速不定时地空出、复又填上空隙,同时亦有稀少数人分流着从我的或左或右作弧绕过我往下走,他们和上行的寥寥几人相遇,默然默契地相互选择定住或是错开路过,我融于其中疲惫地移动脚步,仰头望。楼梯道的斜上角度将苍 穹球状内壁接近地平的小部分兼之一片高于地平线的树冠框入出站口四方形中,自彼方透入了无尽的光。那光发散为密不可辨的粒子,在四方格处似乎可视地出现由白亮向站内日光灯亮度过渡的渐变层,给每一个背光的身影镶出光晕;那光有着日光的耀眼却具备乳白色的质感,在过劳的瞳中看来略为黏稠,追寻它像在雾中探雾;那光像是气息会流动扑面,似有似无地带着暖觉、新鲜空气以及更多。‘这时候光从他背后照来,仿佛闪电突破乌云,有人用力推开放映厅的门。’彼情彼景,似曾相识得令我动容。

我以为我看到了愿意倾尽念想去追逐的光。”

 

另,我微信主页封面的图,是站在宿舍走廊面对着尽头的窗户拍的。在彻夜工作后的初晨回寝,所能记住的只有它,彼时意识混沌视觉疲惫,从窗户映入的蓝紫色光凝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胶状物。意识模糊地发愣了一会,迎着它走回寝,身上仿佛挂着孤独的游丝。此二者,应该是我最接近物外的孤独的时刻,那以后再也没撞见过。算是神迹吧。

吾辈,猫也

此文也同时刊登过在微博上。稍微想做点不同风格的尝试,多有不纯熟的地方,请见谅。

吾辈,猫也。和少年共居一室久矣。

单 间屋,木造屋身,黑瓦顶,对开竹门,檐下有架空式廊道,像是日式古屋凭空断出一间。地板遍铺蒲草席,蜷着窝在一处久了略有暖意。拉门外是一小方庭院,春夏 秋冬皆灌满了竹叶喧嚣,竹间可见青砖围墙,暗绿着不知是砖色还是地衣苔藓,总渗着雾气。室内布置素得像纸,仅一榻于侧,配茶具一副而已。光从门洞入,倾于 屋中央,光路中偶有零星飘尘。除了少年与本猫,此室从无他人惊扰。

少 年不常在,少年亦几近不语。除去睡眠,只有偶尔端坐在日光中把弄茶具,茶叶的汁水入口甚涩,吾只消在许多个月圆之前舔上一口,便再无兴致。某日午觉起,见 少年仍是低头用木勺舀起茶,尝罢又向咕咚咕咚的茶水中撒下一指捏的盐。吾终没看出什么端倪,拖着长长的哈欠伸了个懒腰,少年却轻抬视线,仿佛有谁细细提起 了什么,面朝本猫,目光涣散得天底下所有的猫都慵于提起戒备。半饷,少年缓缓言道,珠露,有奶白之气。他微笑,神色如水晃漾,眼角叠出细小褶皱,延伸到日 光中去。

吾于是踱步至少年身旁,跳进他交叉的腿间。

翌年暮春,樱花纷飞,吾衔回一瓣,从墙头一跃至廊道,见少年倚坐门沿,一身素衣如常,袖间却非青竹气息,细嗅若有樱花飘散。他罕有地成日定坐在此,眸中澄净似无物。好奇心强烈如吾辈者,必然无法忽略他衫间樱花气息的潜涌。

吾 辈猫儿,生而夜行,瞳有通灵窥心之功用,只是常人昼间心防颇重,难以洞入,唯子时后方可察测人心。是夜,待金钟娘消停下来,吾便从屋梁直跃向榻中的少年, 穿破少年胸膛的结界进入心斋。起初,举目所及皆是无色无声无形之空,漂浮其中并无位移的感知。倏尔视野中出现一点并疾速扩大到视野所能及之外,吾于是突然 身受南国特有的暴烈雨幕席卷,身下飞逝的光影黯然森然。

许 久,耳边忽听得呼然风啸,扑面一阵热溽之气,风雨声隐隐约约,却是一声兹兹然蝉鸣格外悠长扎耳。眼前一副盛夏光景,少年白罗衫青布裤立于白日下,怀中抱着 一副瘫软的躯体,定睛看清原来是一只毛色如雪的猫娘。她的长尾垂到少年的臂弯外,瞳孔扩张如夜行状态,呈现着哑光的扁平的暗灰色,除了少年身体的细微颤 动,再无任何生的迹象。全世界难得能有几只吾辈看到这番猫族中口耳相传的景象。少年埋首,在我面前他的面庞从未如此动容。他紧咬着下唇,依旧没能止住人类 犯伤寒病一般的颤抖;他的眸中仿佛由一泓海子急剧涌动成大海,据狐仙所言,人类眼中流出的水也像海水一般地咸而苦。起初,几滴泪从少年面颊作弧线地滑落, 然后眼泪开始扑簌扑簌地大滴落下,雪猫娘的皮毛也变得如吾一般地湿漉漉了,吾不禁去舔舐本猫散乱潮湿的皮毛。

“兹——”一声贯穿意识的蝉鸣忽然响起,仿佛整个狐仙森林一万只一亿只蝉同时鼓动腹腔。继而呼呼然风啸又袭,南国夏日雨季特有的丧风这次终于让本猫有了风刮的实感,吾细嗅一阵,果真闻出了少年袖间的樱花暗香。

吾 与这神风一道翻滚,眼中景象愈见幽暗,终于安息下来之时,吾感知到吾正蜷在少年胸膛之上,视野中昏昏然想必是回到了少年所居之屋。吾辈生性喜夜,连魂魄在 暗夜都汇聚在瞳孔之中幽幽透亮,不曾想也有会失明于夜的时候。少年呐,若汝生而为猫,吾也是很乐意跟汝并肩蹲守墙头晒上一整个盛夏的艳阳的呢。吾以为本猫 瞳光流散时必定是像草丛中的萤火虫那样星星点点的幽绿飘起。吾之同族都晓得呢,猫的魂魄只能承受一次窥心的磨耗。但吾辈皆为好奇的猫呐。